笔趣阁小说网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零七章 囚徒

第两百零七章 囚徒

        当你觉得你是独一无二的受害者时,你会很方。

        会认为老天爷在针对自己,自己被整个世界和整个社会给抛弃隔离了。

        但当你现,你旁边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倒霉人时,你心里会觉得舒服多了,觉得老天爷还不错,至少给自己留了一个伴儿。

        这就是人性,大部分农村长大的人小时候应该都听外婆或者奶奶说过不要靠近池塘或者河边玩耍,她们说警告你以前这里有孩子落水了变成了鬼,就想着拉你下去当替死鬼。

        这只是恐吓孩子远离危险区域玩耍的话语,但正是这种最土灶的言语,往往能反映出很多质朴深层次的东西。

        周泽点了烟,

        不慌了,

        不慌了,

        之前自己还担心这锁链会不会有什么后续危害,

        但一看身边这位身上有着浩然正气的警官也有,那就真的一点都不怕了,也不担心了。

        “你是做什么的?”张燕丰吐出一口烟圈问道。

        “这个不方便和你说,这样解释吧,我和你的工作,都是在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而奋斗,为社会和谐而努力。”

        张燕丰皱了皱眉。

        “如果你以后碰见了难以处理的案子,可以来书店找我帮你看看,只能说到这么多了,一些事情,知道的多了,可能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周泽伸手拍了拍张燕丰的肩膀,

        “继续做你的好警察,挺好。”

        等周泽收回手之后,

        张燕丰也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位置。

        两人相视一笑。

        “我是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这种东西的,从来都不会信。”

        “继续坚持这个信念吧。”周泽长舒一口气,“你就当我今晚来找你就是一场梦,我们现在可以切入正题了,说说你这条锁链的事情,那个梦,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对了,你之前好像说,有二十多年了?”

        张燕丰点点头,“是的,有二十多年了,我父亲也是一个刑警,我们家,算是警察世家吧,我儿子现在也在读警校。”

        “了不起。”

        周泽不认为这是裙带关系,谁会无聊到裙带关系把全家喊来一起当警察,还是刑警?

        “我记得那一年,是我父亲牺牲的那一年。”

        张燕丰说得很平静。

        周泽也听得很平静。

        “那时候,我刚参加工作没两年,父亲的牺牲,对我的打击很大,老实说,我有点意志消沉,也有点怕。

        是真的怕,我怕我哪天,自己也会牺牲。”

        “警察也是人。”周泽说道。

        “但不一样,真的不一样的,我为我的怕而感到羞耻。”

        张燕丰抖了抖烟灰,继续道:

        “第一次做那个梦,也在那一年,我熬夜处理一件案子的卷宗,然后在办公室里睡着了,那一晚,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那个梦哪怕到现在,都是如此的清晰,我甚至还能够记得当时的每一个画面。

        我站在一个冰冷的过道里,

        听到了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那个地方,很冷,真的很冷,我这辈子体会到最深刻的寒意,就是那一次,还是在梦里,呵呵。”

        周老板掏了掏耳朵,他每天都抱着白莺莺这个女僵尸困觉,

        对于“冷”这个字,也早就免疫了。

        正常人,可受不了白莺莺身上所散出来的阴气,但周泽却甘之如饴。

        “我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从远处走来,他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地走着;

        在他的脚上,有一副脚铐,锁着他的脚踝,他每走一步,地上的锁链都会因为被拖动而出‘哗啦啦’的声响。

        那个声音,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一直不停地在我梦里面回荡着。

        他从远处走来,

        经过了我面前,

        我看不清楚他的脸,

        他的头乱糟糟的,

        但当他走到我跟前时,我反而不觉得冷了,甚至还感觉到一种温暖。

        然后,他走了,他似乎根本就没看见我一样,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这个过道的尽头;

        然后,

        他消失了。

        这之后,梦就醒了。

        没有波澜,也没有转折,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梦,但正是因为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仿佛是真的生过一样,所以,我一直记得它,记了二十多年。

        这之后我再做梦时,梦里面我无论是在做什么,无论是哪种梦,我的脚上,都会有这一条脚链。

        那一条,原本应该是那个白衣人脚上的脚链,出现在了我的身上。”

        张燕丰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

        “我曾经因为工作便利的原因,问过一位心理医生,但他的回答让我不是很满意,你知道他说什么么?

        他说,是我心虚,是我害怕,害怕自己什么时候会败露,什么时候会出事儿,哈哈……”

        说到这里,张燕丰笑了笑,把烟头丢在了地上,用力地踩了踩,

        “老子这辈子,对得起国旗,对得起警徽,你知道么,我父亲出殡的那一天,他是穿着警服的,身上披着的,也是国旗。”

        “我信的。”

        周泽看了看张警官,老实说,他让自己想到了之前曾在自己书店里买书的那位局长。

        就像是在微博上,哪个地方的城管欺负人了打老太婆了,这种消息转评论的人会非常多,而那些消防员或者警察因公殉职了,转的人反而寥寥无几。

        实际上,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居多,否则这个社会,早就乱了。

        二人沉默了大概一刻钟,周泽又主动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我需要找个办法,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周泽指了指自己的脚面,然后站了起来。

        这个小公园的对面,就是警局,周泽忽然开口问道:

        “二十多年前你做那个梦时,也是在这个警局里头么?”

        “是的,不过当时警局没这么大,十年前吧,警局翻修重建过的。”

        “地址没变对吧?”

        “没变。”

        周泽点点头,“你会画画么?”

        “不会。”张警官回答得很直白,“你是想让我把那个梦里的画面给画出来?”

        “对,我希望有一种更直观的体现。”

        “局里倒是有这方面的能手,我可以喊他过来。”

        “不会影响到人家休息么?”

        现在不早了啊。

        “年轻人,就得多锤炼锤炼。”张燕丰这般回答。

        恍惚间,

        周泽仿佛看到了自己上辈子往死里操练那些实习狗的模样。

        没有回警局,这是周泽要求的,他总觉得待在警局里聊这种似是而非的事情感觉怪怪的,而且那个地方,总会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压力压制着他。

        众人来到了警局旁边的一家咖啡馆,那位小警察带着自己的笔记本也来了,一脸的青春痘,看起来很是青涩,他先走到张燕丰面前,打招呼道:

        “张队好。”

        张燕丰点点头。

        然后这位小警察又看向了周泽,问道:“这位怎么称呼?”

        “嫌疑犯。”

        周泽自我介绍。

        “…………”小警察。

        张燕丰瞥了一眼周泽,然后伸手示意小警察在他旁边坐下。

        接下来,小警察打开了笔记本,开始按照张燕丰的描述开始绘图。

        这也让周泽有点大开眼界,或者,在很多人眼里,警察一个个都是刑侦高手,但实际上,警察队伍里尤其是这些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其他专业人才的加入。

        就像是当年曾名噪一时的金融诈骗犯被抓进牢之后还被fbi吸收进了组织一样。

        在小警察忙碌的时候,

        周泽在旁边玩着手机。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

        张燕丰点点头,示意这个差不多了,然后把笔记本扭转过来,朝向了周泽,指了指屏幕道:

        “差不多就是这个画面了。”

        周泽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

        一个白衣人,戴着脚铐,

        麻木的往前走,

        两边,是黑黢黢的东西,身后,也是黑黢黢的一片,

        这是一个极为狭窄的空间。

        周泽看了看张燕丰,道:“还能再回忆一些细节么?”

        “什么?”张燕丰有些不能理解。

        “比如这里和这里。”

        周泽伸手指了指画面的两侧,“这两边是墙壁,但之后这片黑的地方又是什么,如果是墙壁,为什么不直接延展出去?”

        “我不清楚,但我记得当时我梦里这个地方的墙壁,是断断续续的,不是连成一片的。”

        “所以,根据张队的叙述,我在这里着重渲染了光与影的区别。”小警察在旁边解释道,“我本来想把这里都画成墙壁延展出去的,但张队说不是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周泽对这两侧墙壁旁边的黑影,很是在意,而那个穿着白衣服戴着脚铐的人,他反而没去着重关注。

        周泽抬起头,不停地思考着。

        他想到了在看守所里的画面,那个锁链的声音由远及近,而自己站在栏杆里,不停地来回走动,企图寻找他的踪迹……

        猛地,

        周泽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手指着画面两侧的黑暗区域道:

        “这里不是墙壁,会不会是铁栏杆?”

        说着,周泽又用手比划了一下,“老电影看过么?那些老式的监狱,有印象么?”

        小警察马上把笔记本调转过来,重新开始了修改,而旁边的张燕丰则是陷入了沉思。

        “是这样么?”

        很快,小警察把笔记本推向了周泽和张燕丰这边。

        画面里,

        原本黑黢黢的模糊区域改成了铁栏杆,里面依旧是黑色和模糊,但加上了这几条栏杆之后,整个画面一下子就清晰立体了起来,甚至连里头所包含着的讯息也一下子显露了出来。

        在一个狭窄的监狱甬道里,

        一个身穿着白色囚服的犯人,

        脚上带着镣铐,

        在麻木地前行着,

        在他身侧,是其他的监狱牢房,或许,里面还有不少眼睛在看着他。

        张燕丰马上拿起电话,打给谁,周泽不清楚,但张燕丰的说话声倒是很清晰,他也没避讳在场的二人:

        “老王,是我张燕丰,你现在立刻帮我查一下,我们警局的位置在以前是什么地方。

        你以前不是和我说过,老警局是依托一个老建筑修缮起来的么,帮我查查这个,查查到底是什么地方,以前是用来做什么的。

        什么,你要更具体一点的要求?

        那好,

        你就查,

        它以前,

        在哪个时期,

        是不是做过监狱使用?”

        7

  https://www.biqugexsw.com/21_21436/236685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