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诸天武修群 > 055:陈近南的请求

055:陈近南的请求

        在密室之内,江诚拿出李庆之赠的续断灵膏,却是放置一旁并未动用。

        他从另外一个包裹之中取出一块被药膏浸染的黑布,这是曾杀死鲁剑书院等人的战利品中得到的,也是续骨的良药,但却比不上李庆之赠的灵药。

        不过江诚对李庆之却是并不信任,也不会去用他的灵膏。

        稍稍忙活了一番,江诚便成功将脱臼的右臂接上,而骨折的大拇指亦是被黑布缠绕包裹,一股股辛辣的刺痛从拇指传来,骨折也正在恢复。

        伤筋动骨一百天。

        纵然有此等灵药,想要完全康复也需要时间,但若是配合内气每日疗伤,也能大大缩短中途的时间。

        也得幸是他修炼了金刚不坏神功,否则方才被项泽天那么凌厉的真武灵爪抓中,哪里会只是胳膊脱臼手指骨折,一条胳膊都被真气震碎成血泥都不为过。

        此刻子时已过。

        新的一天降临。

        江诚从怀中缝制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聊天群。

        群内却是异常安静。

        “是老夫断网了吗?竟然都没人说话!”江诚苦中作乐道。

        “嗨哟,深更半夜的,前辈你把我吓了一跳。”最活跃的茅十八冒出头道。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前辈你也没睡啊。”萧咪咪好像是带着打哈气的语气道。

        “前辈竟然还未入睡?今夜我们天地会有一场大行动,如若前辈有闲暇,还请为晚辈算上一卦,晚辈定当念百日经文报答。”陈近南在此时也冒出头了。

        看到陈近南这一说,江诚心中一动,道,“既然小陈你有此求,老夫自然不会不满足,不过老夫有言在先,尔等先听好了,这算卦之术,乃泄露天机之事,不得善终。

        老夫虽号称神算子,却也不敢逆天而行,为尔等毫无节制的占卜算卦。

        故而从今往后,尔等即使有所求,也先想清楚再说,老夫只为尔等每一人算卦三次,三次过后,便是缘分已尽了。”

        听到江诚这么一说,顿时群里的人都是心中一紧,七嘴八舌议论起来,却也都不敢有违,只是更加是倍感珍惜这等算卦机会。

        原本还有人对这算卦不以为然,但现在却都心态有些变了。

        越是稀少的,也就令人感到越是珍稀。

        “前辈所言极是,晚辈此次乃是次请求前辈,还请前辈为晚辈算上一卦,晚辈感激不尽。”

        陈近南当下却还是坚持,恭谨将今夜行动直接透露了出来。

        江诚算了算时间,此时鹿鼎记之中茅十八都还未曾遭遇海大富,也是就是说韦小宝都没出场。

        这个时候天地会各个堂口人员众多,行动隐秘、高手如云,且成大事屡次告捷,此次陈近南所言的行动,他听来虽很陌生,但推测理当是有惊无险的。

        于是江诚想了想回复道,“老夫刚刚已是掐算,小陈你不必担心了,此次你们天地会的行动,应当是有惊无险的,不过这占卜算卦也是摸索命运轨迹,命运的轨迹并非一成不变,也会有偏差。

        故而你们今夜也不可懈怠,务必要全力以赴,小心谨慎才可。”

        陈近南听得江诚这么一说,心中一松。

        近些时间,他也看到过群里其他人求江诚为之算卦,几乎百算百中,屡试不爽,因此也已是坚信江诚乃是真正的高人,此次夜里行动,也便斗胆请求。

        “前辈且放心,此后百日,近南包括十八都会认真念诵经文,为前辈尽绵薄之力,近南还有一事相询,不知当不当讲?”陈近南恭敬道。

        “既然不当讲,那就不讲吧。”江诚隐约猜到对方心思。

        陈近南语塞,还是道,“晚辈天地会中也是有许多能人异士,前辈需要人念诵经文,只需将他们拉入这群中,晚辈一声吩咐下去,他们定当是无不从命的。”

        在陈近南这种统筹天地会全局的总舵主眼中来看,江诚虽是神秘莫测的神算子,是高人,但高人也是有利益需求的,就例如他需要人为他念诵经文,这也是一种利益。

        不过陈近南又哪里知晓,江诚虽然需要有人为他念诵经文,获得活跃值,但诸天武修群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

        收一个茅十八进来,都是看着有眼缘。

        若不是暂时他还没掌握踢人的权限,都准备踢出去了,又怎么可能再滥竽充数将一些人拉进群。

        当即江诚就直接拒绝了陈近南的要求,并道,“小陈,目前你们天地会能入老夫眼的,充其量你都只能算是半个,那茅十八也不过是老夫看着其名字有意思,才拉进群的,其他人,也就别想了。

        甚至以后这个群里的人,老夫都会进行清理,但凡实力不济没有大气运在身的,老夫都会清理出去。”

        “什么?前辈竟然还要清理群?”陈近南惊愕,有些忐忑。

        这些天经过和群里人的交流,他现群里竟然各个都是人才,他很喜欢在群里聊天,不过群里也有好几个其他的前辈,根本就不搭理他,他也只在求问武学时,才现对方是真正的深藏不露。

        现在这个神算子前辈竟然说以后还要清理群,貌似茅十八这种货色就会被清出去,而他自忖自己比茅十八也只是强出个数筹而已,比之群里另外几个高深莫测的,还是差了许多。

        若是江诚届时要清理群,他可能还真会被清出去。

        “不行,我必须留在群里。”陈近南暗道,忙略有忐忑追问江诚,要怎样才可以一直留在群里。

        “诸天武修群,只收纳诸天世界最出色的武者,小陈你目前年纪大了点儿不说,实力也勉勉强强,啧......这个......对了,武者的实力之时一部分,只要有其他出色的才艺,那也是人才,老夫也是很欣赏人才的。”

        江诚老神在在忽悠着,“老夫现在就出个问题考一考你。”

        陈近南闻言忙恭敬道,“前辈您说。”

        “如果有一个人被困在一座城里,而他又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出城去解决,可一旦他出城,守在城外的敌人就会将他击杀。

        以这个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敌人的对手,那么试问,此人如何安全出城,而不被敌人和敌人的眼线觉?”

        江诚问出的这个问题,自然是以自己为原型去问的。

        陈近南的实力虽然拍马屁都比不上童博、聂风乃至朱无视等人,但此人这些天在群里,也渐渐将心气磨平了,比较容易忽悠控制。

        而且此人乃天地会的总瓢把子,天地会又清朝时期的fan动地下zu织,不说人人喊打,至少也是被官府大力围剿捉拿的。

        这整个天地会的成员,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藏会伪装,各个都是戏精般的人才,而陈近南作为总瓢把子,经常神龙见不见尾,其伪装藏匿的本领,自然也是一流的。

        江诚也是突奇想,想到如果陈近南传授他一些伪装藏匿的本事,他也是未必不能悄悄避开项泽天的眼线,溜出宗门,寻找一些合适目标,以吸功大法强大自己......

  https://www.biqugexsw.com/84_84366/237190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